• 杭州一男子向前妻泼汽油 点燃后推进车里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4-06 11:49 | 来源:安县新闻网 | 浏览:200 次
  • 杭州一男子向前妻泼汽油 点燃后推进车里

    现场起火的红色小汽车。

    原标题:骇人听闻!前夫向汽车里的前妻泼了汽油后点燃?

    记者 张超 林琳

    3月30日下午,萧山永晖路上,一辆红色小汽车突然起火。

    昨天网上在热传,起火原因竟是一男子拉开汽车门,向在车内的前妻泼了汽油后点燃!

    据目击者看到,当时车内女子整个上半身都烧起来了,幸好有一辆洒水车经过,救了她,而泼汽油的男子自己也被烧伤。

    昨天萧山警方证实接到了这起纵火警情,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    昨天下午,我在萧山医院重症监护室见到了三名协警,监护室里住着涉事的烧伤男子,他们就是负责看护他的。

    经了解,事件中的女伤者最初也在这家医院治疗,后来被转到浙医二院。

    昨天傍晚,浙医二院烧伤科重症病房外,一位长发的漂亮姑娘在楼梯间打电话,说着说着哭起来。“我也不知道要多少钱……”

    姑娘是女伤者的亲妹妹。她旁边还坐着一位阿姨和一位男子。

    阿姨扎着头发,穿着一双布鞋,戴着袖套,一手托着头,盯着电梯上下愣神;男子也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    他们分别是女伤者的母亲和小姑父。

    他们对我说,伤者姓罗,前天中午刚从萧山医院转到浙医二院烧伤科,昨天小罗的气管已经被切开,检查报告还没出来,在萧山医院的时候,医生跟家属说,小罗全身48%都有二度和三度烧伤,还不包括一度烧伤和浅二度烧伤。

    家属们说,到浙二后,小罗已经有了一些意识,但还没有睁眼,可能是心里难受加上身体上的痛苦,经常会在病床上翻来覆去。

    “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为什么这么丧心病狂!”小姑父说。

    小罗的妹妹则从包里拿出一张小罗已经注销的结婚证。结婚证显示,小罗的前夫姓蒋,1989年生,比小罗大一岁。

    虽然两人年纪都不大,但是已经有一个5岁的女儿,现在在小蒋江西老家上幼儿园。

    这对曾经的小夫妻,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?

    家属:男人婚前很殷勤常捧着鲜花出现在她楼下……

    家属们向我介绍了一些情况。

    小罗是贵州人,在老家读完中专之后就到了杭州,当时父母已在杭多年,很多亲戚也都在杭打工。

    小姑父回忆:“小罗应该是2008年到2009年来的,来了之后在勾庄和城西做业务员。因为业务关系,认识了那个臭小子。”

    妹妹那会儿还在老家上学,也是偶尔听姐姐说起过小蒋。她听姐姐说,小蒋很会来事,经常捧着鲜花出现在姐姐楼下,而且“搞掂”了小罗周边的闺蜜和朋友,两人最终就在一起了。

    妈妈说,她和丈夫一直住在萧山所前,女儿和男朋友则在杭州主城区,勾庄、康桥都住过。男朋友不太来萧山,一年就一两次,但是来的时候总会带点东西,表现蛮殷勤。

    2012年左右,小罗和小蒋办了酒,在杭州、江西各办一场,之后女儿就出生了。两人都很喜欢这个孩子。考虑到女儿上学要户口,2014年两人才在江西领了结婚证,小罗还把户口迁到了江西。

    但是到2016年初,两人突然离婚了。离婚前,小罗才跟家里人说起,自己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婚姻。

    小姑父说,“男的开货车、干杂活,工作很不稳定。你想啊,一个女的在外面赚钱,男的在家打游戏,肯定要吵起来的,一吵起来,男的就要动手打人的!”

    离婚后死缠女方

    出言威胁甚至抢手机、绑人?

    家属们说,离婚后,女儿判给了男方。2013年小罗的爸爸去世,妈妈身体不大好,加上离婚后为了摆脱前夫,小罗换了工作,到萧山和妈妈住在一起。

    但是小蒋知道小罗家里的地址和工作单位,经常会来骚扰她。甚至后来他找了跟小罗一样的房产销售工作,就是为了更方便接近前妻。

    妹妹曾听姐姐多次说起,自己换了好几次手机号,最后还是被前夫找到。

    小姑父说,小罗长得漂亮,也不乏追求者,但是因为小蒋不时出现,加上小罗很喜欢女儿,所以一直没有精力展开新的感情。

    妈妈说,小蒋表现得很过分,女儿还跟自己住一起的时候,小蒋就会在女儿下班路上抢她手机,还绑过人!

    “手机抢了两次,都是他骑着电动车来抢的,抢走之后就会通过手机上的号码打回来,说手机在他手上。绑人绑过三次,都是用透明胶把人绑得死死的。有一次晚上2点多,我睡了一觉起来发现她(小罗)还没回来,电话也没人接,就沿着她下班的路往回找,结果发现了她的电动车,我就知道她在附近,再找,发现一条小路边上,她就躺在那里,被蒙住了眼睛,身上被透明胶绑住,动都动不了。回来后我问她谁干的,她说就是他!”

    泼汽油点火现场

    幸好有一辆洒水车路过……

    在亲属的印象里,小罗蛮懂事,跟家里总是报喜不报忧。考虑到离婚后小蒋经常来骚扰,她怕给妈妈带来麻烦,还曾一个人搬出去跟同事住。“性格不好也不会忍到现在啊!”小姑父说。

    出事前一天,小罗还跟妹妹说起想要回老家给爸爸上个坟,让他们等她一起回去,还说等妹妹结婚稳定之后,考虑回老家工作。

    妹妹说,被烧的那辆车,是姐姐买的二手车。姐姐和小蒋曾买过一辆车,车牌是小罗摇的,离婚后车子给了男方,车牌指标则留给了小罗。小罗知道杭州的车牌难上,自己找公司预支了1万多元,买了这辆二手车。

    家属们说,3月30日中午,小罗开车送完客户,在萧山永晖路上停车,结果被小蒋泼了汽油,点了火。

    “公安跟我们说,看监控,男的泼完汽油点了火之后,就把她(小罗)推进车里关上了车门,后来是她从车里伸出手抓住男的,男的自己才烧起来的,幸好有一辆洒水车路过,浇了水救了他们。”小姑父说。

    家属们说,惨剧发生后,男方家属一直没有出现,小罗的公司垫付了3万多元。

    离婚后遭遇骚扰、暴力该如何维权?

    “律师来了”签约律师,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祝双夏认为,这起泼汽油事件如确为女方伤者家属所述,男方行为明显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,需要负刑事责任。

    祝律师说,如果男方骚扰女方诉求是复婚,那么复婚需要双方自愿,女方不同意,男方不能强制要求。而根据《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,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致人重伤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版权所有 安县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  • http://www.an0816.com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立即删除